90后驾到:陶瓷行业职场初体验
瓷砖品牌动态
猫头鹰家居平台,家居十大品牌,陶瓷十大品牌,卫浴十大品牌,门窗十大品牌,中国制造十大品牌
admin
2020-06-19 14:33

  继2014年高校毕业生人数突破727万(人)之后,2015年毕业生持续上行新增22万(人),高达749万(人)之多。稳居毕业季话题头榜的“史上最难就业季”也随着年年递增的毕业生人数持续数年,就业之难,成为高校毕业生窘状常态。更为尴尬的现状是,一边是越拉越响的“就业难”警报,一边是企业频现“招聘难”的用工荒。

  对陶瓷行业而言,在调整产业升级,产品创新研发提速之际,困扰企业招聘的难题更多是对专业技术人才的迫切需求,随着越来越多90后求职大军的涌入,不少企业坦言,如今不仅难求能力突出的员工,在管理90后员工上更是常遇瓶颈。而被贴上“个性自我”、“渴望自由”、“桀骜不驯”标签的90后们在职场初体验中也是百般滋味。

  半路出家的无奈,读了研拿的还是本科生薪资

  作为占据陶瓷行业培养输送人才半壁江山的景德镇陶瓷学院(以下简称陶院),在每年的双选会上都会吸引国内有实力的陶瓷企业挑选所需人才。

  全明月,陶院2015年会计学硕士毕业生。虽然本、硕就读的专业和陶瓷行业毫无相关,但通过在陶院这样的特色院校学习的几年时间,积累了一些对陶瓷行业的了解,在今年的双选会上,她选择留在景德镇,想通过这场招聘会在陶瓷行业就业路上试试水。“看看自己这样能进什么样的企业,待遇能提到多少。”全明月的语气并不自信。虽然拥有硕士学历的她在众多本科求职者中占有一定优势,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何况,在她看来自己选择在本科毕业工作一年后。再来读研,其实是对现实的无奈和妥协。

  “我本科是学财务专业,毕业后虽然直接选择了就业,但工资并不是很高,而且需要考取相关资格证才能有继续上升的空间,索性就选择考研,这样既能在继续学习的时间考取相关资格证,还能通过深造给自己未来就业提供更多保障。”怀着这样的期待,全明月满怀信心的在双选会上寻找着适合的岗位和企业。

  学历上的优势为她在双选会上开满绿灯,在她意向较大的两家佛山陶企投递简历的过程中,企业HR都是在看过她的简历后现场通知她被录用,随时都可以去佛山上班。但这种“直通车”般的待遇并没有给她带来成功就业的******,对于已经结婚的她来说,和本科生差不多的薪资待遇让她感到沮丧:“工作要去佛山,包住,转正后工资也就三千多。我已经结婚了,除了考虑生活成本,这种待遇让我没有勇气去下这个‘注’。”

  她心里明白,不是行业把待遇压得这么低,而是对陶企而言,需求主力是拥有技术和技能的陶瓷专业的学生,“他们的待遇会随着给企业带来的经济价值而上升,而我这样专业上岗的岗位,和企业里的文员、行政人员是一样的。”对她而言,在就业形势愈加严峻的一年,不止是需要获得一份工作那么简单,而更希望获得一份待遇和基本福利都有保障的工作。

  前行前行再前行,不撞南墙誓不回头

  类似像全明月这样选择“半路出家”投身陶瓷行业的毕业生并不在少数,在这场双选会上,陶院日语系的冯燊和成英钊也是同道中人,在校记者团呆了三年的冯燊颇为文艺的借用钱钟书的《围城》把这类同道中人形容为“城外的人”:“陶瓷行业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但冯燊并不是那个削尖脑袋想往城里钻的人,对于专业学习并不是很上进,但对媒体这个行业有浓厚兴趣的他来说,他更想做企宣或者去媒体做记者,不过,到现在他还在寻找自己适合的工作。

  他的同学成英钊,恰恰就是冯燊所形容的,渴望从城外走进城内的人。成英钊是从广西梧州走出来的农家学子,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就奔着陶院是陶瓷行业的王牌学校来的。但因为是文科生,既不能像艺术生一样报考陶院的陶艺设计类专业,也不能像理科生那样报考陶瓷技术生产相关专业,只能在为数不多可挑选的专业中选择了陶院的日语专业。在陶院的四年学习期间,他除了保持着专业上的刻苦学习,还利用暑假期间,先后两次前往佛山工厂打工。他第一年去工厂车间所做的工作,和那些背井离乡、早年辍学务工的打工者是一样的,丝毫没有因为大学生的身份而有所不同。直到第二年,当他再次去那家工厂打暑期工的时候,他做了仓库管理。由此他得出一套自己的就业心得:“只要肯从小事开始做,就有机会。”这种心得让成英钊下定决心要和王牌学校的“王牌”专业毕业生较量较量,对成英钊来说,也许只是缺一个机会。

  成英钊算是“机遇”中的一个幸运儿,在双选会上刚好佛山有家陶企在广西梧州设立了分公司,仔细了解过后得知分公司就在自己家的镇上,这让他万分欣喜,冲着“储备管理干部”的岗位,他投出了简历。从投简历到被通知实习的过程并没有漫长的等待和焦灼,这给起初抱定最坏打算的成英钊打了*********。然而到了家乡的分公司里,一切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成英钊了解到,当时这个岗位有五十多个人投送了简历,最终筛选到岗的人员只有一半。除了他不是陶瓷相关专业的学生,其他人都是科班出身。一个月的实习期间,他们并没有如招聘岗位上的“储备管理干部”入职,而是以工人的身份被派到车间最基层,参与整个生产的操作熟悉流程工作中去,在这个过程中陆陆续续有人因为工作环境艰苦、没有双休等原因退出实习。尽管一同来实习的同学越走越多,成英钊并没有太多负面情绪,在这座以货运物流和农业生产为经济发展支柱的城镇,一直以来都以人才输出为主。过去年轻人都不愿回家务农,远走他乡去大城市发展,而近两年,陆续有工厂开始在当地设厂,当地的经济发展开始转型。成英钊看到家乡这样的变化,所以不愿放弃机会。

  当记者和他谈到社会对90后认可度不高,更有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的话题时,成英钊略显激动地反对,他告诉记者,在车间实习的一个月期间,他并没有觉得辛苦,甚至与从小务农的经验对比,这并不算什么。“小时候都跟着家人去田间务农,吃的苦远比现在多,我的双手很早就起茧了,现在的老茧很厚很厚。”除此自身的经历,他还提及一同来实习的两位女生,“其实很多人,包括我都暗地里不看好她们能和我们坚持到最后,出乎意料的是,就这样的工作环境和时间,她们竟然也没有怨言的坚持下来了。”

  成英钊告诉记者,他的同届同学几乎都去了大城市发展,尤其那些本身拥有专业优势和就业市场的学生,更想留在外面坚持梦想,“也许对他们来说,回到家乡是择业的最后选择。”

  在记者采访完后,成英钊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自我激励的话,“坚定目标,前行前行再前行,不撞南墙誓不回头。”这是他使用微信很长时间以来,发的唯一一条朋友圈。

  我们缺乏经验,可累积经验的前提是工作机会

  6月30日,在由佛山市禅城区石湾镇街道牵头举办的校企见面推介会(以下简称推介会)上,来自佛山科学技术学院(以下简称佛科大)陶瓷艺术、陶瓷产品设计专业的毕业生们刚刚结束了他们的毕业典礼。

  对陶企人才缺失,毕业生却求职困难这样的矛盾,佛科大陶瓷艺术设计系主任吴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陶瓷作为佛山的本土产业,其实我们在教学中已经侧重与佛山建筑陶瓷、卫浴、日用陶瓷结合。而且在作业作品这块我们是希望邀请到陶艺大师和建陶企业能够同步参与指导,能够将这些产业的优势通过学生的毕业作品表达出来。”

  吴斌本希望更多的建陶企业能够参与进来,通过推介会这样的活动给企业和毕业学生提供了解的机会,但可惜的是,他们只邀请到了陶艺大师。在推介会上记者观察到,被主办方邀请的一些佛山当地知名陶瓷企业却并未到场,现场位置只竖着空空的水牌,唯一到场的一家陶瓷企业负责人,在推荐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中途离场。

  陈健华对此表示理解:“毕竟我们专业方向还是趋于日用瓷,而建陶企业可能更需要的是设计、技术上的人员。”陈健华和她的同学是佛科大陶瓷艺术专业的首届毕业生,这次毕业展上的作品都是耗时数月,由佛山当地知名陶艺大师工作室指导完成的。

  还没有找到工作的陈健华对于就业坦言比较迷茫,对于她而言,在学校能够专心的投入专业,作品的艺术造诣较高。但是毕业以后,对陶艺艺术的热爱就要受到很多现实的限制,“毕竟艺术这种东西很难见到利益成效,不能说没有,但需要时间。而我们刚毕业,资历决定了我们需要承受这种局限,这是我所迷茫的。”

  陈健华的脸颊因为加班加点修改毕业作品和布展起了很多的青春痘,但即将要面对的就业让她更为焦虑。她和很多同学的情况一样,都不是佛山本地人,但佛山却拥有陶瓷文化的精髓,“除非是离开这个行业,不然不会轻易想离开佛山。”

  推介会结束以后,陈健华和部分同学的收获并不理想,陈健华利用微信朋友圈发布出第一条求职信息,让身边亲友留意合适工作帮忙推荐。她告诉记者,学校宿舍最晚明天就要退宿,意味着学生生涯的正式结束,如果她不能很快落实工作,那么就要自行解决未来的食宿问题,而这对于一个刚毕业,工作还没着落的学生来说是笔不小的负担。

  “其实建陶企业如果给我们交流和提供岗位的机会,我会选择考虑去这样的企业,毕竟我们学习的工艺生产原理都是一样的。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机会很难,除了这种校园直通车式的招聘机会,毕业以后自己再去找工作就要和历届生同竞争,而我们缺乏经验,可累积经验的前提是我们需要机会。”

  和大多“毕业即失业”的同学相比,陈晓威在一毕业就获得转正的资格。尽管他的毕业作品“三羊开泰”在推介会那天获得很高的赞誉,但毕业后并没有轰轰烈烈的选择开始憧憬未来,在此之前他已经在一所学校专门任教于陶艺教师,除了能和学生在一起分享陶艺的乐趣,他认为可以给自己比较多的业余时间来继续创作。按他的理解,在陶瓷专业学习过的学生都多少对这个行业有依恋情结,在创作每一个作品的过程中,这种情结会随着作品的成型、诞生而生长,“我是比较保守的,还不太想去走商业路线,因为陶瓷艺术本来即是纯艺术的学科,如果不遵循艺术路线,那就失去了它的意义。这也是我不太想去搞陶瓷产品的原因,也许这样的路很艰难吧,但我还是想走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