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公布陶企“老赖”黑名单
瓷砖品牌动态
猫头鹰家居平台,家居十大品牌,陶瓷十大品牌,卫浴十大品牌,门窗十大品牌,中国制造十大品牌
admin
2020-06-19 14:47

  最高失信金额1.1亿

 

  7月29日,记者从人民网发布的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上了解到,有近40家陶瓷企业进入老赖黑名单,其中建陶企业33家,以福建省最多。其中最大的老赖是四川都江堰市珠峰陶瓷有限公司,最高失信金额1.1亿。

  失信被执行人是指故意拖延履行债务或拒不履行到期债务的人,即俗称的老赖。“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是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与人民网7月18日联合推出,数据来自最高法院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数据。通过排行榜,可以查询全国自然人和法人“老赖”的失信排行,也可以查询各省份及各地级市内的排行情况,还可以按失信金额、失信时间、失信次数等多个维度进行排序。

  33家建陶企业上榜,福建最多

  陶城报统计发现,近40家陶瓷行业老赖中,建陶企业33家,以福建居多,占12家。其次山东有8家,广东7家,其他还有四川、重庆、河南、陕西等地陶企上榜。

  据排行榜显示,失信金额排名前十的建陶企业分别是,都江堰市珠峰陶瓷有限公司、福建省闽清龙强陶瓷有限公司、淄博百合陶瓷有限公司、恩平市汇盈陶瓷工业有限公司、桦甸市洪义陶瓷有限公司、龙海市顺成陶瓷原料有限公司、龙海市顺成陶瓷原料有限公司、漳州振鹏陶瓷制品有限公司、临沂市金亿莱陶瓷有限公司、东莞美俊陶瓷有限公司、佛山市恒盛陶瓷有限公司、广西容县长城建筑陶瓷有限公司。这些陶瓷企业的失信金额都在100万以上,以公司借款和供应商货款为主。

  其中失信金额最高为四川都江堰珠峰陶瓷有限公司,是2013年4月13日由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金额为1.1亿,但该公司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2014年6月,都江堰市珠峰陶瓷有限公司在都江堰市灌口镇高梗村9组的2538.9㎡出让综合用地及附属设施,作为成都农商银行贷款抵押物,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由都江堰市人民法院执行处置该资产,6月20日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网络竞价方式被公开拍卖。(拍卖公告见2014年6月4日《成都商报》财经版)

  而据佛山市法院网公布的《第一、二季度失信被执行人的“老赖”名单》,记者发现有五家陶瓷企业不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名单上,分别是恩平市汇盈陶瓷工业有限公司、佛山市广泽陶瓷有限公司、佛山市恒盛陶瓷有限公司、佛山市峰源陶瓷有限公司以及佛山市南海景瑜陶瓷有限公司。

  老赖被限飞限乘高铁,多种惩式手段全面惩戒

  2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福州召开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化建设会议,据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介绍,自人民法院利用信息化手段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以来,截至7月23日,各地法院已陆续录入了20.3万名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众点击和查询超过1000万次,已有超过20%的失信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义务。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联合信用惩戒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2014年7月1日零时起,凡被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老赖”,将无法购买机票。除此以外,“老赖”高消费的内容也受到限制,如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高消费行为。

  近期,最高法院还将继续拓展失信被执行人惩戒范围,与*********、国家工商总局等研究联合下发文件,在行政许可等环节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限制或约束,研究修改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司法解释,将高消费的范围进一步予以明确,如限制乘坐动车一等座、商务座和观光座,限制乘坐高铁等。

  老赖是如何炼成的?

  7月1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与人民网联合推出“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百度百科对老赖的解释,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意义上的老赖,是指在民商领域一类债务人,拥有偿还到期债务能力,却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

  据最高人民法院介绍,截至目前,已公布20.3万多名失信被执行人。在这已公布的“老赖”排行榜中,陶瓷行业有近40家企业入榜,其中建陶企业33家,最高失信金额高达1.1亿,老赖榜排名前十的陶瓷企业,失信金额都在百万以上,其他从数万到数十万不等,部分企业累次失信次数3次。

  这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老赖还隐藏在地方法院的数据库中未被统计。据《陶城报》记者调查了解,佛山市地方法院公布的2014年第一、二季度失信企业名单中,就有近五家陶瓷企业未在最高法院公布的数据库中。

  陶瓷企业和供应商之间,存在一个不公平交易关系,就是陶瓷企业对供应商的押款,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以上。如果行情不好,可能会长达几年。而有资深陶瓷企业人士指出,陶瓷企业购买原材料拖欠货款,是因为有些材料需要保存期,怕质量过不了关,拖后支付也是为了保障企业利益。

  不过,陶瓷企业通过拖延账期将市场风险转嫁给供应商,造成的伤害也是不争的事实。一旦市场惨淡,企业倒闭或跑路,供应商也将为其陪葬。近期,江西高安、湖南岳阳、河南内黄短短六天时间,三家企业被曝或倒闭,或跑路,更加深了供应商对拖延账期的忧虑。

 

 

QQ图片20140801094745

 

  但是现在,押三个月兑现已是优质客户了

  7月28日,佛山市中国陶瓷城总部基地。为陶瓷企业提供化工原料的一供应商销售经理阿静(化名)掏出手机,用微信给记者传了一份材料,是肇庆某陶瓷企业在5月份拟定的《改造计划书》和《还款计划书》。

  在《改造计划书》中,该陶瓷企业坦承地写道,因经营状况下滑,出现严重亏损,负债2.8个亿,造成资不抵债,现引入新股东对生产厂进行改造,大约需投入资金7200万。因此所欠供应商的货款,需推迟支付。根据该陶瓷企业《还款计划书》制定的还款计划,从2014年到2017年,分四年支付,每年还总货款的10%至20%不等。

  而此时,佛山一色釉料企业的营销经理阿锋,正在去广西收债的路上。“今年款很难收,行情不好,不得不到处跑,四处讨债。”阿锋(化名)说自己没时间接受采访,另一个顾虑是,他怕自己说了老赖的事后,更加难收款。

  把回款当成今年头号问题的,还有陶瓷原材料供应商付建武,他是佛山市超速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主要研发和生产陶瓷减水剂、解胶剂之类的陶瓷原材料。付建武从2006年入行做陶瓷原材料,到而今已8年。他希望能做稳就好,稳中求胜。“并不是销售量越大越好,也不敢太多的扩张,有可能扩张得越快,越大,受到的风险也是越大的,主要是回款原因。”

  在付建武看来,回款难造成的************慢,造成的损失很大。他算了一笔账,如1000元的货款,被陶瓷企业拖8个月才回款,这期间他就得向银行贷1000元来补漏洞,付银行的利息。“本来可能挣100块钱的利润,如果拖到8个月才回款的话,利润就被银行利息淘空了。加上运输费用上涨、物价上涨、通货膨胀以及劳动力成本增加等因素,利润就更低。如果************快,那么成本和价格相对来说,就会降低很多,风险也很小很多,对大家都好。”

  去年付建武的公司销售人员,拉了一笔业务,一年快过去了,还没收到款。“虽然我们了解对方公司的经营状况不怎么好,但我们的销售人员跟他是亲戚,就看在业务员的面子上送了一批货。想想几万块钱肯定也不会少你的,就给他们一个机会。”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客户他是不会去做的。第一批货送过去,到了时间没有兑现货款,付建武就停止供货。后来,这家陶瓷企业曝出拖欠工人工资、供应商堵门事件后,付建武去把剩下三分之一没有用完的原料,拉了回来。

  “欠的也不多,大概三万块钱左右。”付建武跟对方协商以货抵款,从对方公司拉一批砖到沙岗去处理。他现在等对方打好包装,就去拉货,免得夜长梦多。不过处理的话,九折算是好的,一般是五折,甚至是卖不到五折。付建武说,16块钱买回来的砖,拉到沙岗去处理,可能就7到8块钱左右,但总比没有好。

  “你叫他拿钱是很难的,他们工资都发不起,哪来货款给你,能给砖也就算了。”付建武说,相比去年,今年遇到的情况更加严峻,银行收紧了贷款,行业里的流动资金也随之收紧,加上空前的环保压力,让不少陶瓷企业,不得不走上强制性停产或关停之路。

  而陶瓷行业的一大积弊,是拖押货款,延长账期,这为滋生老赖提供了温床,让供应商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付建武说,现在给陶瓷企业供货,没有不押款的,最少三个月以上,这还是优质客户,相对收款比较好的。正常的话可能是六个月左右,再差些就是九个月甚至是十个月,一年以上的都有。

  “假如老板卷款逃跑的话,多少货款都拿不回来了。”付建武说,企业倒闭,第一时间是要保证付给工人的工资,再就是银行贷款,最后剩下的钱才可能轮到供应商。

  “这样分到手上的钱,可能就没有多少了。”付建武说,本来今年他计划上一套新设备,用于新品开发,但碰到这种大环境,也就冷下来了。

  7月28日,佛山市中国陶瓷城总部基地。为陶瓷企业提供化工原料的一供应商销售经理阿静(化名)掏出手机,用微信给记者传了一份材料,是肇庆某陶瓷企业在5月份拟定的《改造计划书》和《还款计划书》。

  在《改造计划书》中,该陶瓷企业坦承地写道,因经营状况下滑,出现严重亏损,负债2.8个亿,造成资不抵债,现引入新股东对生产厂进行改造,大约需投入资金7200万。因此所欠供应商的货款,需推迟支付。根据该陶瓷企业《还款计划书》制定的还款计划,从2014年到2017年,分四年支付,每年还总货款的10%至20%不等。

  而此时,佛山一色釉料企业的营销经理阿锋,正在去广西收债的路上。“今年款很难收,行情不好,不得不到处跑,四处讨债。”阿锋(化名)说自己没时间接受采访,另一个顾虑是,他怕自己说了老赖的事后,更加难收款。

  把回款当成今年头号问题的,还有陶瓷原材料供应商付建武,他是佛山市超速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主要研发和生产陶瓷减水剂、解胶剂之类的陶瓷原材料。付建武从2006年入行做陶瓷原材料,到而今已8年。他希望能做稳就好,稳中求胜。“并不是销售量越大越好,也不敢太多的扩张,有可能扩张得越快,越大,受到的风险也是越大的,主要是回款原因。”

  在付建武看来,回款难造成的************慢,造成的损失很大。他算了一笔账,如1000元的货款,被陶瓷企业拖8个月才回款,这期间他就得向银行贷1000元来补漏洞,付银行的利息。“本来可能挣100块钱的利润,如果拖到8个月才回款的话,利润就被银行利息淘空了。加上运输费用上涨、物价上涨、通货膨胀以及劳动力成本增加等因素,利润就更低。如果************快,那么成本和价格相对来说,就会降低很多,风险也很小很多,对大家都好。”

  去年付建武的公司销售人员,拉了一笔业务,一年快过去了,还没收到款。“虽然我们了解对方公司的经营状况不怎么好,但我们的销售人员跟他是亲戚,就看在业务员的面子上送了一批货。想想几万块钱肯定也不会少你的,就给他们一个机会。”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客户他是不会去做的。第一批货送过去,到了时间没有兑现货款,付建武就停止供货。后来,这家陶瓷企业曝出拖欠工人工资、供应商堵门事件后,付建武去把剩下三分之一没有用完的原料,拉了回来。

  “欠的也不多,大概三万块钱左右。”付建武跟对方协商以货抵款,从对方公司拉一批砖到沙岗去处理。他现在等对方打好包装,就去拉货,免得夜长梦多。不过处理的话,九折算是好的,一般是五折,甚至是卖不到五折。付建武说,16块钱买回来的砖,拉到沙岗去处理,可能就7到8块钱左右,但总比没有好。

  “你叫他拿钱是很难的,他们工资都发不起,哪来货款给你,能给砖也就算了。”付建武说,相比去年,今年遇到的情况更加严峻,银行收紧了贷款,行业里的流动资金也随之收紧,加上空前的环保压力,让不少陶瓷企业,不得不走上强制性停产或关停之路。

  而陶瓷行业的一大积弊,是拖押货款,延长账期,这为滋生老赖提供了温床,让供应商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付建武说,现在给陶瓷企业供货,没有不押款的,最少三个月以上,这还是优质客户,相对收款比较好的。正常的话可能是六个月左右,再差些就是九个月甚至是十个月,一年以上的都有。

  “假如老板卷款逃跑的话,多少货款都拿不回来了。”付建武说,企业倒闭,第一时间是要保证付给工人的工资,再就是银行贷款,最后剩下的钱才可能轮到供应商。

  “这样分到手上的钱,可能就没有多少了。”付建武说,本来今年他计划上一套新设备,用于新品开发,但碰到这种大环境,也就冷下来了。

  由供应商和贷款撑起来的陶企患消化不良后遗症

  自2006年开始,陶瓷行业发展经历了一个急剧扩张期。而银行货款和供应商货款,成为陶瓷企业扩张的两个驱动力。

  以江西产区为例,2007年,新明珠在江西高安新建了20条生产线,新建的一条生产线产能,相当于佛山旧厂原有生产线3倍;2008年12月,江西高安基地投产的陶瓷企业已发展到25家,投产生产线30条,仅抛光砖日产量就达6.8万平方米;2009年,江西高安新增22条陶瓷生产线;2010年,江西陶瓷产区增加陶瓷生产线由原来的100多条线,增加到将近140条左右;2011年,根据《全国瓷砖产能报告》,江西省建陶产业已经拥有226条生产线,日产能达到331.61万平方米,年产能10亿平方米左右。

  有陶瓷企业资深人士称,这一轮扩张中,很多陶瓷企业建设新厂的资金,是靠圈地圈钱,然后进行资产抵押。供应商的货款支持,也成为其扩张的一个基础。

  这和付建武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说陶瓷企业投几千万就能建一个厂,而真正的造价可能要几个亿,“那这些钱是从哪里来呢,都是供应商和银行支撑起来的,很多陶企都是供应商和贷款撑起来的。”

  湖南新化县鸿立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邹建斌对此深有体会,作为供应商,他进入陶瓷行业才一年多,主要为湖南和江西的陶瓷企业提供瓷土原料。

  “原料每天用量那么大,很多人不一定押得起,最少上百万,货款拖得多的上千万都有。如果你押不了半年的货款,陶瓷厂都不要你的货。这样,基本上把实力小的供应商排挤出去了。”没有那么大周转资金的邹建斌,走中介商线路出货,不直接跟陶瓷厂打交道。

  急剧的扩张,加重了陶瓷企业的资金链风险。于是,有的陶瓷企业只好采用租赁的方式,以较少的资金先取得所需要的机器设备等,然后边生产、边收益、边还款,在金融市场上寻找融资渠道,包括民间借贷市场、私募股本、企业互保加债转股等,也有的甚至靠拖欠货款来周转资金。最近因资金链断裂倒闭的一陶瓷企业,据《陶城报》记者调查发现,该企业负债近2.4亿,其中欠供应商1.24亿,银行货款5千万,民间集资6千万。其中一半的资金来源,竟是拖欠供应商的货款。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资深行业人士说,拖押供应商货款、延长账期的行业弊端,始作俑者是陶瓷企业的不务正业。在行情好的时候,有陶瓷企业赚了钱,但没把钱放在主打产业里面运转,相反去投资拓展其他行业,如房地产、酒店等,加上扩张,造成资金链紧张,于是不断延长供应商的账期,开了一个不好的头。

  “有一个带头了,大家慢慢地就接受了。”付建武对这位行业人士的观点深表赞同,他用鲁迅的话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他认为2008年之前,陶瓷行业整体信誉还是比较好的。三个月不付款的话,就是很差劲的企业了。“但是现在,只押三个月货款,已是优质客户了。”

  在陶瓷企业面前,供应商处于弱势地位,基本上没有多少话语权。“合同在这个行业基本上是废纸一张的,没有约束力的。”阿静说,70%陶瓷企业是不会跟供应商签交易合同的,就算签合同,也是为了约束供应商供货的质量以及供货稳定。

  “遇到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退货,而且不能断货,如果我们推迟供货,就要按百分之多少的违约金来收取。但在收款方面,你要求在收款方面约束他,他就不会跟你签。”阿静说,如果供应商在自拟的合同里,有对陶企付款违约的条款,比如延期一天加多少利息,陶企就不会同意,所以对陶瓷企业没有一点约束力。在阿静看来,这是陶瓷企业欠缺诚信的表现。

  “如果开发新产品,同样用于陶瓷行业的话,我们不太想,我们不会再选择陶瓷行业了。拖款时间太长的话,对我们伤害很大。”阿静说,她们的公司将转向去突破新的行业,不会把原材料投入陶瓷厂太多了。

  阿静说自己有点像是在逃离,却也没办法。

  不是所有的生意都可以去做的

  “走到这一步也是供应商恶性竞争造成的。你不做,别人会做。”邹建斌说,之所以造成账期不断延长的恶性循环,也在供应商本身。

  相对于陶瓷企业来说,原材料供应商有实力的毕竟不多,都本着有生意就做去做的想法,很难统一形成共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供应商相互拆台,不断压低价格,或是延长账期来拉笼客户。陶瓷企业也乐见其成,就看哪个供应商能押款押得久,谁账期拉得长,就用谁的货,这样也可以缓解自己的资金压力。

  “一旦形成了这个模式,就很难去改变了。”邹建斌说,供应商是自己给自己砌了一堵墙。如果能解决恶性竞争的难题,对整个陶瓷行业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不过,在当前市场环境下,绕行老赖,已经成为很多供应商的共识,大家对客户的选择,越来越趋向于保守。

  2006年入行为陶瓷企业做零配件起步的黄惠廷,现在是佛山市巴赛尔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主要经营磨边机等陶瓷设备。他经常从一些细节,去看一个企业能走多远,从而选择对方合不合适成为自己的客户。

  “如果企业的老板一天到晚忙得跟救火队员一样,很多人在外面等着老板,那企业肯定有问题。”黄惠廷说起自己经历的一件小事,他有一次去一个陶瓷厂,正好这个厂有个工人要辞工,因为补偿的问题,老板跟工人讨价还价,说厂里的规矩都不补偿的。黄惠廷想,一个一线工人辞职,都要老板来处理,和一线员工发生直接冲突,说明这个企业的管理不好。于是他在谈生意时,特别谨慎。“就算你今年没出问题,说不准以后会出什么问题。”

  黄惠廷将客户分类对待,一种是很了解的优质客户,可以授信一部分,只押一小部分尾款;另外一类客户是在行业内口碑不算很好的,或者是陌生客户,则不授信。他给销售人员定了一个回款额度,除长期合作的优质客户外,回款不能低于货值的95%。对外省客户,不收支票或者期票,通过现金支付或银行转账汇款,见钱发货。“也是择优录取,市场上这么多客户,不说国外,光中国就有三五千个,我只要有一两百个优质客户,长期和我合作的话,就可以避免市场风险。”黄惠廷说。

  吴俊良,广东摩德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商务总监,他提出警示,扩张要减缓和慎重,因为行业不景气,会有企业因资金链断裂或市场误判而倒闭,影响到上游企业业务扩展,以及资金回笼。他对公司内部的销售人员提出要求,对合作企业的经营状况要了解透彻,慎重选择客户,不要为业绩而冒风险。

  “对客户的信用评估,肯定是要更谨慎些的。”一位做陶瓷墨水有着较强实力的企业副总经理告诉记者,他们筛选客户的方式是,要看过往的合作纪录,和企业本身的经营状况、资金实力、综合实力,以及业界的口碑等。“最主要的,还是看企业的信用和老板的为人。”他说,不是什么生意都可以做的。

  账期的本质,是陶瓷企业利用时间差对供应商资金的占用。不过,在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陶瓷墨水企业副总经理看来,账期也是企业融资的一种手段,是市场化经济的一种必然产物。“任何行业都有账期,像不少家电供应商,也有六个月的账期。”他说,游戏规则的制定,属于掌握市场资源最多的一方,虽然说店大欺客,但客大也会欺店。

  不过,从法律层面来说,政府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引导和规范市场的良性运转,也有必要。如连锁零售企业以“账期”为名,行“圈钱”之实的商业模式,和陶瓷行业如出一辙,不过在一次******后,直接促进了《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的出台。

  2005年,国内零售行业拥有48家连锁超市的普尔斯马特超市破产案,即是典型的零售商拖欠货款,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案件。之后2006年10月13日,商务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发布《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其第十四条规定:零售商与供应商应按商品的属性,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货款支付的期限,但约定的支付期限最长不超过收货后60天。

  这对陶瓷行业规范账期,避免“老赖”风险来说,值得借鉴。